[注:文字主体部分by木笔]

其实本来想去的是秘鲁,马丘比丘的吸引力太大了。可是后来发现去秘鲁的签证太麻烦,而去墨西哥的话只要美国签证有效就可以有180天的免签停留期,就觉得玛雅文明和印加文明也没差【差很多好吗!】,就换成了墨西哥。

非常感谢此次同行的阿印。秘鲁墨西哥这些地方原本是被我归结为“蛮荒之地”一类的旅游地,以前觉得为了安全起见也得和个男人一起去,车祸之后,则把所有想做的事情只要能做就提上日程,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以为的可以平安活到八十岁,就算不去这些“蛮荒之地”,待在同一个地方也会世事无常,所以别想着以后,想去就去吧。阿印在这一点上比我有行动力多了,一个人都满世界走,我说想去这些地方她没有一般人担心这担心那,完全一拍即合。这次出发前两个月我不是在赶data就是在生病,行程安排大部分都是她做的,我做的最多的就是拍板以及付钱==

废话太多进入正题。

这次去了六天,但是去掉前后在飞机上的,其实真正出游只有四天。而四天里面,我们走了Cancun-Valladolid-Ek blam-Chichen Itza-Tulum五个地方,真的是非常紧凑的。而且因为墨西哥人开车很彪悍,所以我们俩女生都没敢租车自己开,都是公共交通加走路,走得很辛苦,回来自嘲这是“民工游”。但是因为行程做得很好,想看的基本上都看到了,几乎没有浪费什么时间。

Cancun作为美国人的后花园度假村,旅游方面的服务做得非常好。刚一下飞机出了安检,在大厅就看到十几个站台的男人,真的是站在一个个台子之后,穿着白衬衫就像waiter一样,我在那边迷惑地看了一分钟他们中就有人过来问我是不是游客,需不需要什么帮助。然后很热情地把地图,旅游线路,我的旅馆在哪里,公交是什么路线几分一班,各种plaza的位置都告诉我,甚至还想帮我预约去Chichen Itza的一日游。头一次在一个城市下了飞机就有这样的服务,还真有点受宠若惊。就是太热情了,我赶紧打住他的话,说自己都安排好了只想知道怎么去旅馆,然后那位大哥(or 大叔?墨西哥人的肤色真看不出年龄来)给我指路说出了机场找谁就能带我去shuttle,可以直接送到hotel。

出了机场被舒服得像五月春风一样的天气给感动死了。Cancun的观景区是在加勒比海沿岸的一个狭长的岛,上面并列排着全是各种各样的hotel,出了hotel就是海,真应了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岛的宽不过四五十米,从一边可以望到另一边,但是两边的海的颜色截然不同,外面的是典型的加勒比海的颜色,最靠近岸边的已经不是蓝色,而是绿色,看过去像碧绿的翡翠。而里面的内海则是非常深的蓝色。

[印象:沙滩也是很细腻的白沙哟,白天赤脚踩上去很温暖]

这次订的hotel超级小清新,下了台阶就直接是加勒比海,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海上生明月,超级美好。室内的装修也很让人耳目一新,很居家,会用书架作为房间外面门廊装饰的,也是我唯一见过的。

[印象:这个文艺的hotel并不大,一栋四层小楼,估计撑死也就不到二十套房间,但是氛围很好,装修不是顶精致,却颇有匠心。大堂里是舒舒服服的布沙发和抱枕。露台分两层,大堂出去的小露台在清晨是看着太阳近在咫尺由海面升起的好地方,而楼下餐厅出去的大露台有一个不大的游泳池,水波晃动与隔着沙滩的海遥遥相应。]

第二天则是坐游艇出海了,然后换成了一艘底部和边上是玻璃的船看海底景观。不过那种感觉特别不好受,很晕,就感觉像是沉在海底一样,有深海恐惧或者平衡器官太敏感的还是不要去了,虽然去看的地方其实并不深。看到了海龟和热带鱼,因为海水折射的关系,里面的光线都是蓝绿色的,刘小三在海底下照相就是个渣,我的ps水平也是个渣,怎么调都调不回来,所以都照成很诡异的颜色,还是阿印的微单给力。

[印象:Cancun以及往南海岸对出的海域里是仅次于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第二大堡礁系Mesoamerican Barrier Reef。我们坐的潜水艇就在浅水区的珊瑚礁附近兜了一圈。因为是正午,水下光线很好,有一种蓝色的热带鱼在这样的水光中几乎是游动的蓝宝石了。我们运气也不错,碰到了几次海龟散步。这些陆地上看起来笨重的家伙,在海里划水倒是非常轻松。]

晚上则去了对面一个小岛看日落。太阳落下去太快了,刚从渡轮上下来它还有半个在海面上,等到跑到沙滩上拎出照相机就只剩下满天云霞了,真的就像“咚”的一下掉进海里一样。不过晚霞非常漂亮,是很亮丽的那种桔黄色,就像一片巨大的羽翼横在天空。在海边痴痴地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晚霞直到天全部变黑了,这才去找吃的。不过比较这几天所有吃的地方,Cancun其实是吃的最不好吃,而且还是最贵,大概也是和国内景点一样,专门宰游客的吧。倒是他们室内的装饰挺有意思,有家饭店的海螺灯我很喜欢,另外一头还有几盏蛇灯。

[印象:补充一下,我们搭渡轮的码头是个旧码头,附近并不热闹,却偶遇了三个本地艺术家挎着乐器在去酒吧上工的路上。]

第三天出发去Valladolid,本来是只把Valladolid作为中转站,结果发现其实这个小城也挺有意思的,因为本身没有玛雅文明遗迹,所以游客并不多,还是能看到小城的本来风貌。这是西班牙人最早殖民的几个城市之一,大概有四百多年历史,从路边这些欧式的建筑就可以看出来。

小城里的人挺悠闲的,在Valladolid吃到了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墨西哥卷。在美国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吃墨西哥卷的,现在发现只是因为没有吃到正宗好吃的。这家路边苍蝇馆(真的有苍蝇在飞)的maya style和Valladolid style的肉非常好吃,里面有种肉竟然有我做的番茄炒蛋的味道,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颜色搭配也很好看,那个绿色的酱就是著名的墨西哥小辣椒做的,我一开始不知道,加了一点点,结果嘴唇辣了几个小时,所以后来就再也不敢碰它了。

[印象:我们坐在门廊下吃饭,外面就是大街。当时正值圣诞,街对面visitor center的阳台上挂着红色的蝴蝶结。连路过的游览马车的马都没被放过,除了例行的墨西哥大草帽,帽尖上还顶了小小的圣诞老人帽。]

[印象:Valladolid是我喜爱的小城,闲散却又不乏让人眼前一亮又或会心一笑的细节。比如门上心形的垂藤,比如仿佛老鼠最爱的奶酪一般的教堂外墙,比如小鸡牛仔先生,比如勺子刀叉组成的风铃招牌。]

[印象:而小城的历史,也以一种斑驳的痕迹随意晾晒着,美却不乏破败的唏嘘。]

下午去了Ek Blam,因为没有公交所以打的过去的,司机都不会英语,然后我们用手比划连带用笔画竟然还讨价还价成功,司机大叔开车很嗨皮。说起打的,从Ek Blam回来的时候碰上了一个神奇的人,是个加拿大人,本来我和阿印两个人打的150peso半个多小时,也就是十多美元,我们觉得也不算贵,再多一个那就更划算。结果那个哥们说太贵了,一定要再等一个人,最后幸好有个德国姐姐出现了,然后大家都很开心地回来了。

[印象:补充一下那个不靠谱的拼车事件:从遗址出来的时候恰好计程车都开走了,我们蹲在凉亭底等,百无聊赖,还看到了一只小小的蜂鸟XD 后来好容易回来了一辆车,正要冲过去,旁边比我们早来蹲着的一位小哥长腿一迈就闪到车边了。等我们小短腿也赶到了,小哥回身问我们是不是也要回Valladoid,我们点头称是。小哥转头去又和司机喊了半天西班牙语,然后一脸不高兴地说司机太坑了,要价一个人40 peso还想凑够四个人才走,三个人的话要一起收150 peso,他早上一个人过来也才付了40 peso,听得我们这两个之前付了150的人们默默流泪。小哥义愤填膺发表了一通我不是没钱但是我不能向司机这种乱要价的恶行妥协决不能助长不正之风云云。听得我们两个无知少女两眼发直默念世界太奇妙。双方僵持不下,车里车外一起蹲了半个钟头,又没新乘客出现又没新车回来。终于小哥觉得拖着我们俩一起蹲有点过意不去,站起来向恶势力屈服。计程车快开出停车场时,司机探出脑袋问路边站着的一位女士是不是回城的,女士点头之后爬进车里。于是凑够了四个人,司机笑了,小哥也笑了。总算皆大欢喜happy ending!(大家可以鼓掌了)而在回城路上还有一个小插曲,通常见到跑步遛狗、踩滑板遛狗甚至骑车遛狗的都不算罕见,但是你们见过骑摩托车遛高头大马的吗!!迎风流泪……]

继续说Ek Blam,这是一个新近开发的玛雅遗址,所以去的人并不多。而且这里的遗址是可以让游客爬上去的,虽然并不高,但挺陡的,而且我穿的是一双人字拖,爬得很累。出门的时候对这边温度认识不足,实在太热了,球鞋都穿不住,只好一双人字拖走了墨西哥,真的是彻底贯彻“民工游”。。。这里很好玩的一点是,很多遗迹还没有被开发出来,所以绕着周围走一圈,可以看到很多长满了树木但明显曾经是建筑的地方,颇可以用来发发沧海桑田的感慨。

[印象:那天下午挺热的,我们去爬这座金字塔之前看到下面一条狗热得瘫在地上。等我们爬到金字塔顶往下看,它还在那一动不动。等我们吹完风照完相爬下来,它还瘫着orz]

从Ek Blam回到Valladolid之后傍晚坐公交去了Chichen Ita,这大概是此行最让我觉得惊险的地方,就是司机大叔开车实在太彪悍了,硬是在contry road上开出了highway的风范,我一路上肾上腺素飙升,但是看看周围大家都一副司空见惯了的样子。到了之后打的去hotel,又是在一条漆黑的小路上,我的想象力开始不受控制,生怕上了一辆黑车,阿印说,怕啥啊,GPS显示的是正确的方向。所以只能说,墨西哥的基础建设还是需要大力加强==

然后在一路刺激之后到了hotel,这个hotel大概是此行性价比最高的住所了,外面看着像个招待所,我们都以为被网上虚假广告骗了,里面别有洞天,光是庭院就有两进。食物不错,房间的外面都是花草,藤蔓开满了花爬上二楼。房间里也是用了很多石头做的弧形的隔断,所以虽然小但是很有情调。

[印象:hotel前台checkin之后一人送了一杯当地的饮料,似乎是什么花的籽做的,深玫瑰色的,略酸清凉。]

第二天一大早去看遗址,发现hotel就在遗址后面,步行十分钟就到了。一路上都是高大的棕榈树和椰子树,卖票处的建筑都很好看。去Chichen Itza必看的金字塔,因为去的早,下面还没有什么人。据说每年的春分秋分,金字塔下面全是人头,因为日光从某个角度照下来可以形成奇特的蛇形光影,当然我们此行是无缘得见。

[印象:主金字塔三面修复,却留了一面保持挖出来时候的原貌,对比之下,恍然有须臾千年的错觉。]

遗址里有一个玛雅人的球场,两边那两个有圆洞的东西就是投篮的框,不知道篮球是不是他们发明的。

[印象:那个球场建造得有回音壁的效果,导游带人过来总要证明一番,于是就听着鼓掌声在球场里四下飞舞XD 球场一端有一棵高大的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开满了橙色的花。清早落了一地,在阳光中透亮得仿佛放光一般了。]

[印象:与金字塔、球场三足鼎立的是千柱殿,号称是一千,柱上皆有石刻,却并不都完整。]

有一个祭台的墙上每一块砖头都画满了骷髅。

墨西哥人对骷髅的喜爱简直到了很奇特的地步,到处都可以看到卖萌的卖二的头骨先生。

[印象:离开金字塔向南走,建筑不复宏伟,却另有特色。即使对照着指南手册,也不是每座建筑都能了解功用,然而欣赏它们的美,却并不困难。]

[印象:玛雅人的天文塔,一只巨大的黑鸟引颈蹲在顶上。整个遗址中许多建筑顶上都有这些黑鸟的身影,仿佛古时勇士英灵在巡视。]

大约是看了一上午,中午撤退的时候,旅游团的人潮到了,在门口简直连挤出去都困难。我们真的很庆幸听从了一个来过这里的朋友的建议,一定要提前一天到然后早起来看,否则后面就只能看人了。因为门口被车塞满,以至于公交晚点了一个钟头,我们到了Valladolid之后只能取消了下午去Coba的计划,直接去Tulum了。

[印象:墨西哥人是有多爱骷髅啊……Tulum街边店门口的兔耳朵骷髅]

到了Tulum也是傍晚,找到hotel之后checkin只用了十秒钟,是我平生仅见最快的速度。主人是个身材爆好性格爽快的墨西哥大姐,看到我们只问了一句话“your last name?”,我答了我的姓,她就拎起钥匙说跟我来。这次的hotel非常原生态,而且小清新。小径两旁都是植物,落花满地,芦草盖顶的房子,房子里有吊床,院子里都是花木,架子上摆着造型别致的器具,还有一只猫猫和一只狗狗相处非常融洽。[印象:那只阿喵和它的阿汪是青梅竹马哟!唔,老板娘还养了一缸鱼……]

[印象:第二天起来出门,路上看到遛狗的,骑自行车遛,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那位哥们一口气遛着三条狗,大中小一字按顺序排开,整齐地跑在自行车的同一边orz]

依旧是第二天一大早去看遗址,事实证明这也是非常明智的。Tulum的遗址是在海边,这边的海比Cancun那边还好看,颜色更纯净。而且在海边的遗址,更容易让人发诸如“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类似的怀古幽思,适合文青们去。

[印象:国王的神殿后仿佛为它加冕的云。]

[印象:此地有一个小神殿是降落之神的神殿,神殿的门楣上方就是神像:大头朝下,两腿朝天……]

中午也是在一家路边小餐馆吃的饭,海鲜还不错。发现墨西哥人挺有艺术气息的,他们都喜欢在墙上直接壁画,有家餐馆里的壁画很有意思,骆驼的小眼神太好玩了。

最后来说墨西哥和墨西哥人的印象吧,其实出了旅游区之外,墨西哥大部分地区像国内十年前的农村或者二三线城市,大家不要觉得照片上看着很美但实际上去了发现脏乱的地方很多就觉得我在做虚假广告,这是一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大概在美国的墨西哥人总让我觉得游手好闲所以我对他们印象并不好,不过事实证明这是偏见,在墨西哥本土的人都很淳朴欢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热带人民自带的属性。刚在Cancun下飞机过安检的时候,安检小哥就和我唠嗑,真的是我见过最不严肃的安检了,一边查我的箱子,一边把我从日本人韩国人猜了个遍,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他就问我中文谢谢怎么说,学了几遍之后又问我谢谢日语怎么说,不知道他怎么会认为一个中国人就会知道日语。

不过在墨西哥转悠了几天之后才发现他们对亚洲人的第一印象都是日本人,可能是因为这边日本游客比较多,中国旅游团倒真的很少见。在买纪念品的时候,小哥会从日本人韩国人一路猜到越南菲律宾,所以在Chichen Itza一个卖纪念品的小哥对着我们喊“你好”的时候,我们俩都笑“这个人果然是见过世面的”,还去照顾了一下他的生意。

最搞笑的是,我们走在Valladolid的路上的时候,一个墨西哥小哥羞涩地递过来一张纸条,我们看了半天才分辨出来上面写的是英语“Women Japanese is beautiful”,后面还画着一个笑脸。不过小哥应该没有别的意思,等我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想要跟他解释我们是中国人的时候,小哥已经不见了,大概他只是纯粹想表达一下本地人民的热情以及找个机会秀一下他的英语吧,虽然一句话四个单词错了两个语法点。。。

一路上还碰到各种不靠谱造型的警察。见过在车斗顶上洋洋得意迎风招展站着做“同志们好”状的警察,也见过一大车皮卡车斗里面东倒西歪造型各异的警察,还有经常一对一对骑着摩托车出行,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自身所带的欢脱不靠谱特性所致。墨西哥的三轮车也很奇葩,是车斗在前面,人在后面骑,所以站在前面车斗里的人貌似就有种指点江山的豪气。

以及最后必须写一下此行最奇葩的事情,我们见识了有史以来最欢脱的公交司机。在Cancun傍晚坐bus回hotel的时候,上了一辆车发现司机周围挂了很多毛绒玩具,我正和阿印嘀咕这个大叔居然有颗少女心的时候,大叔关了灯打开了音乐,我们正才发现毛绒玩具身上都绑着一闪一闪的舞台上的那种小灯,随着音乐很有节奏一边闪一边摆,我们正惊得目瞪口呆,上来一个背着吉他的小哥,小哥等司机大叔一曲放完就在车上开始弹吉他。我们以为这小哥竟然在bus上卖艺,开始准备硬币投递的时候,小哥唱完两曲就翩然而去,我们又惊呆了。后来回想了一下小哥上来的时候和售票大叔说了什么,大概这是个流浪艺人没钱买票,就直接唱了两首当做票钱。。。

回到Cancun之后又住进了一开始那家旅馆,第二天一早起来看了最后一眼加勒比海,墨西哥欢乐之行就这样落幕了。再见,加勒比海;再见,玛雅遗址。


[印象:一组宛若战斗机的鹈鹕……]


[加速]


[起飞!]


[俯冲!]


[水上起降]


[巡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