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日出闹醒后一看表,已然六点多,火车依然在前行,一问列车员,到站估计还得有三个小时。

关于大峡谷之行,理想状态是下了火车直接换shuttle入大峡谷国家公园,待上四天,但是提前一个月订公园内的住宿只订到两晚的公园内三家住宿点的最后一间双人房,第一晚是全然没有房了。于是只好退而第一晚住flagstaff,白天搭车往返大峡谷。然而火车这华丽的晚点5个多小时,导致这退而的其次也不翼而飞。

眼看着本以为凌晨三点到而订的八点入大峡谷的shuttle毫无可能性,除了取消别无它法。然而即使想取消也一番周折。火车上完全未配备wifi(不是收不收钱的问题了),连手机信号都是只有靠近车站才百般不情愿地勉强生出一点。趁着火车靠站,和shuttle公司的客服颇费了些口舌,对方表示今天的已经不能取消了,只能改时间,但明天的可以取消,所以我把你今天的预定挪到明天,然后取消明天的……敢问这和取消今天、保留明天的结果有区别吗??

挂了电话终于有机会看看窗外,铁路旁的风景已变成了与加州全然不同的荒漠,高大的树木几乎消失,只有矮小的灌木东一簇西一簇,让平庸的荒漠略有些变化。

下了车果然九点都过了。因为是小站,火车只停了不到十分钟。火车站是一幢小砖楼,身兼火车站、visitor center和gift shop的多重任务。进去visitor center打听一轮,遗憾地发现这忽然多出来的一天其实哪里也去不了,只好在镇上绕圈。

小镇除了民风纯朴与目所能及处有几座雪山能看,并无值得大书特书的景点。于是百无聊赖之下化无聊为食欲,中午在cafe吃了一餐,晚上又下馆子了一餐。晚餐的汤咸得可喂骆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