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or Day的长周末,表姐来访,还捎带了会开车的朋友。在表姐的忽悠之下,一行人去了趟Magog。我因为牵挂着上次因为没车去不成的附近小镇St. Benoit-du-Lac的修道院,自然也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可能满足心愿的旧地重游的机会。

一路上天气并不好,灰蒙蒙仿佛随时要下雨一样。而一行人几乎都被RP之神袭击:表姐忘了钱包(后来回家拿了)、司机忘了手机,而我忘了相机记忆卡只好用手机拍orz

再次踏上湖畔码头的瞭望台,透过栏杆望下的已是不同的人们。然而却有同样的温馨。

从码头出来找位置停好车,天却蓦然开始晴了。这个周末Magog在湖边办葡萄酒节,搭起热闹的品酒帐篷,还有当地艺术家的市场。而路边餐馆的企鹅依然一如既往地端着它的葡萄与酒杯。

当来到小镇Magog中心时,已然是蓝天白云,俨然灿烂夏天。

熟悉的小街,已是第三次走过。许多商店,也早已踏足过。然而每一次经过,总有些许不同与变化。比如餐馆窗台下的花坛,属于秋天的瓜果沉甸甸地堆叠着,犹有一枚宛如鹅一般弯着颈项。

上次买小玛德莱娜的猫头鹰面包店也再次入内。在等待手工三文治制作的过程中,我比上次有更充裕的时间打量了这家小店。柜台对面的架子上放着各种果酱和肉酱、小点心,还有各种面貌的小猫头鹰散落各处,好奇打量着过客。

拎着包好的三文治走回湖边。一路上小镇毫无保留地展现着最后夏日的迷人。因为葡萄酒节和其它庆祝活动的缘故,镇上摆了各种装饰。

艺术家正登上梯子为苹果着色。

而湖边有人玩起了沙雕。只是这个酒神狄奥尼索斯长得莫名地像我国的弥勒佛……

磨磨蹭蹭到了下午四点半,我们终于重新上路。

本来一行人打算去附近的国家公园,然而下午四点半冲进按人头收费的国家公园显然不是什么合算的选择。于是在国家公园门口,我窃喜地建议道:我知道这附近有个看起来很不错的修道院……

开车20分钟这种对我一个不会开车人要欲哭无泪的距离在有车的时候自然是不值一提。司机立刻查好GPS,向St. Benoit-du-Lac驶去。

比起不能开车只好锻炼挖掘公共交通能力的我的通常旅行方式,开车的最大好处是看到吸引的景致时,可以随时停下,跳出车外赏玩个够。
这次在道旁,我们发现了一座眼前一亮的小木屋。还不知道是卖什么的就立刻弯下公路,打开车门跳下。(以下照片是强借了表姐的相机记忆卡+自己的相机产物……)

进去才发现是一家手工香皂和沐浴用品店。下午的阳光中,裸露着原木的店里弥散着清爽。仅有的两个店员闲散地看着进来的我们。

橄榄油与复古卡片,包装好的香皂与沐浴球,棉布小袋……平凡的用具在用心的摆设下也变得雅致起来,何况窗外是那么美好的下午的绿意。
架子下居然还放着广式早茶的小蒸笼,大家震惊大笑之余纷纷好奇香皂店会拿它们做什么?

走出香皂店,蓦然发现之前急于进店而忽略的一大片向日葵田。这就是旅行的乐趣:永远有惊喜在等着你,即使有好有坏。

木栏杆上伸出粉与白的花,远处是一大片浓烈的向日葵。

最后的夏日骄阳中,一大片向日葵就这么浓烈而突兀地在公路旁绽放着。过客的我们不知道是谁种下、为了什么原因,然而不妨碍它们在我们的记忆里连同下午的暖而柔和的阳光一同印记下来。

经历了公路修路被迫改走尘土满天的土路等一系列麻烦,我们终于在落日余晖中来到了清幽的修道院。坐落在比Magog更小的小镇Austin外的修道院四周除了唯一的公路,只有大片的草地、森林与不远处的湖泊。远离尘嚣,清苦得只适合修道院与黑袍。

余晖渐暗,苍白的芽月升起到钟楼的高度。

拉开沉重的大门,深长的走廊通向尽头的小教堂。与在城市里见惯的华丽教堂不同,这里只有简单。

走廊的墙上挂着介绍与图片。没有来得及逐一细读,然而有两张照片却是很喜爱的:林荫道下独自走着的黑袍修士;春天白花簇拥下的修道院塔尖。

小教堂里幽暗而寂寥。只有高窗中斜射的余晖与祷告的人。没有声音,似乎思考也停止了。只有安宁与空寂包围着你。

管风琴巨大的银色发声管也没有唱出任何歌,只是沉默着为简朴的教堂增添一点亮度与颜色。

我独自走下地下室。没有正式的礼品店,只有一个壁龛,摆着免费的小册子和只需要一块钱的书。没有人,自己拿走书,把钱留在旁边一个小箱子里。
而另一边不知道作何用途的小房间里,四方的小窗外是绿意,朦胧的光透下来,安静地铺满圆桌。

修道院建筑很大,然而开放的部分只有小教堂和走廊以及一部分地下室。更多的部分与那些穿黑袍的修士一起,隐藏在高墙之后。想来也是如此,这里是他们学习之所;我们不过擅自打扰的闯入者。

贸然走入庭院,遥遥看到一袭黑袍走向石砌的灰墙。

暝色已昏。

心满意足地踏上归途。高速公路上景色飞速向后掠过。经过某地,轻薄地白雾低低笼着树丛,矮树仿佛雾中岛屿。而不知名的山顶有巨大的十字架在夜空里明亮着。

在修道院地下室拿的一张附近酒庄的宣传纸与小镇艺术家市场买的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