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229贺] [TF] 红线 -Theme of love- 1-3End (12.3.5更新完~)

本帖最后由 早蕨 于 2012-3-5 18:21 编辑

写在前面:
设定是模特出身的艺人F和在打职网的T,主体大概就是秘密的结婚话题。
因为爱而结婚还是至福啊……所以大标题决定是红线啦。
【逃走

++ +++ ++ +++ ++ +++ ++


1. My Pledge in the Darkness


「愿望的话越卑微越好,因为愿望实现的快乐是相同的。」
——form《ALICE DECO à la mode》F’s喫茶

アリス的摄影师和KERA没有交集,办创刊号之前都没有见过不二周助。习惯了彩色马卡珑和珍珠小熊堆成山的腻味镜头以及披上保护色之后变得毫无遮掩的软绵绵的丑恶,抱着“反正都是这样,不会有差啦。”的想法,稳稳地对准了焦距。
而盯着洗出来的相片呆在当场,没有自知地陷入着魔般的恍惚,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在欧洲度完了冬天的短假,因为期间发生了没预料到的大事,回来的时候依然被喜悦的云雾笼罩着,不二差一点连戒备都忘记了。虽然有墨镜口罩的武装,他竟然忘乎所以地和手冢牵着手走出机场。两个人无名指上明晃晃的对戒被来接机的经纪人完全看在眼里,结实地吓了她一大跳……也但愿只有她看见吧。

staff团队已经开始进入live tour的准备期。中午坐在一起吃盒饭的时候,经纪人莲见提起了月初艺人A氏在记者会公布结婚的事。不过,那似乎不是重点。
“消息出来才两天,就有fan在博客上放出自杀预告了耶。”
一群人发出“噢………”的唏嘘。有人要为别人的一个举动失去生命,这样的事情却在这里被习以为常地当做即兴话题,连吃饭的兴致都没受影响。不二抬起头,果然看到莲见在偷偷瞥自己。每次她假装不经意又意有所指地提起一些事,表情都是这个样子……没事人一样地和别的工作人员一道起哄了几下,然后笑嘻嘻地给她夹菜。
“不二君——!你给我好好地把青椒和胡萝卜吃下去啊啊啊啊!!”气愤!=皿=+++
然后作案人借机哈哈哈地捧着便当盒逃走了。

安静地回乐屋,走到半路把饭盒小心地盖起来丢进了垃圾箱。已经吃不下东西了,身体真是诚实啊……不二坐下来摸不着头脑地发呆。
我刚才是想干什么?啊——
从包里拿出另一只手机,翻开面板后却又陷入了无措。上一次杂志访谈的时候,毫不在意地回答说“我没有女朋友哦!”的安全感,似乎有了微妙的动摇……不应该是这样的。再过几个礼拜就要24岁了,他没有一点实感。原以为会理所当然地出现已婚的自满和安定,现在那些影子却非常模糊,说到头,只是被一时的满足冲昏头脑了吗?
……冷静一点吧。他是左撇子,戴戒指会影响握拍,教练会阻止他的。嗯!
不二周助的脑子里其实一片乱轰轰了,这种不安他不能告诉手冢。可是,还要同时瞒过fan们……平衡感岌岌可危了。为了平定情绪,只是向他发了点无聊的骚扰mail,得到了几个简短不带表情符号的盯吃饭回复,市侩的幸福感终于让微笑回到了脸上。


隔天参加了中岛前辈的生日live,借着同行后辈的光做粉丝一样的事,不二跑到后台去要黑箱的签名合影(包括妈妈姐姐的份)。对着已经是妈妈辈的偶像,年过五十却依然美丽又意气昂扬的中岛前辈,不要说错话才好啊……事前这么惴惴不安地想着,却在乐屋意外合拍地闲聊了起来。被问起“最喜欢的是哪首歌?”的时候,不二在心里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回答说“最喜欢的是『永遠の嘘をついてくれ』。”
已经是十多年前的老歌,小时候曾经在电台听到。后来因为喜欢,就用零花钱买下了唱片。收录在精选集的重录本也非常棒,不过果然还是在吉田前辈的live上一起唱的那版最令人难忘呢。
踏上吉田桑的舞台的时候,中岛前辈整个人像在闪闪发光。流露着仿佛可以让一切谎言曝光的耀眼的气质,对身边的男人唱着这样的歌。吉田桑……在那个时候有没有感到为难呢?应该是陷入感怀和为难的漩涡中了吧。
“虽然喜欢……但是没有办法理解啊。是一种说不出的喜欢。”
这么坦白地说了之后,中岛前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笑容最后凝固在脸上,眼睛里却氤氲出复杂的情绪。
“吉田当时也是这么说啊。说,我不懂啊,为什么要写这样的歌给我。他那个时候已经有点自暴自弃了,问我要一首像遗书一样的歌。最后我给他的大概是love letter.”
——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
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怎么说…好像现在忽然可以理解了呢。”
被前辈温柔地揉了揉头发,不二最后笑着说,“我想在live上唱前辈的歌,我可以唱旅人之歌吗?”(←非常非常乖地看着前辈
“啊啦,如果要唱的话不唱最喜欢的歌吗?”
“因为没有把握嘛。”
不行呢,我从来没有在live上失控过。这一次也不想。即使站大光灯下向那个人告白,结果却是用撒谎的方式的话……一定会让他生气。我肯定没有办法变成像前辈一样耀眼的存在了。

不二忽然想起假期的第一天一起打扫房间时的事,那天发现手冢的卧室床底抽屉里有厚厚一摞自己上封面的杂志藏在里面。一个体格高大的运动员,一本正经地去买原宿系少女和异装癖才会买时装杂志,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啊……蹲在原地笑了好长时间,笑到心里不能抑制地泛酸为止。
说起来对戒也是他没打招呼就事先订好了的。
明知道可能不会被家人和最亲近的朋友以外任何人原谅,依然下了“请和我结婚”的通牒(←只能答应他= =b)。只要牵起手来,眼前好像就是一起面对地狱的深渊一般的场景。但是,只要在一起,我不会畏惧最深的黑暗,也愿意攀爬最危险的高峰。
尽管微小无比,却也是我的愿望。尽管是这样的形式,也应该是唯一不会违背的誓言。

为了保护不会说谎的他,欺瞒一万个人的罪我都可以扛起……不,这样的事情对自己来说应该只是工作一部分,并不是需要多想的事。


永遠を感じたのは嘘じゃない
確かに君の隣で
「愛してる」なんて もういらない
ただ ずっと側に居てほしい

赶在live tour开始前填好了新曲的歌词,正想拿去问是不是赶得上录音,莲见小姐拿过来了新杂志的样刊急匆匆地塞到不二手里。
“这次的封面拍得真好看啊!新装的插页也好漂亮……那天你回去之后,摄影师一直在大呼小叫呢~~~~”虽然一起参加摄影的misako小姐好像不开心,一直嘟哝着说fujiko酱(←界内爱称)更适合gothic系什么的……才不会呢!不二这么可爱当然是sweet系啦!
翻开内页,最大的版面是Alice & Pirate下一季的新装照。像无人摆布的精致人形一般坐在洛可可雕花柜子旁的洋装少年半阖着眼睛,分不清是甜美还是黑暗的气息缠绕着他,似乎诉说着一切诱人的谎言和孤独的立誓都可以被宽恕和包容。




2. Into the Light


「在黑暗的湮没中脱身的方法,有时只是睁开眼睛这样简单的事。有光散入眼前的话,或许会发现臆想内的真夜中步履的钢索,只是坚实地面上的一段不平路而已。」
——from季刊《Gothic&Lolita Bible》ふじ湯・子羊達へ

由美子姬和KERA杂志的交集起先只是负责编撰每个月的星座占卜。staff们有时回想过去,她带着弟弟去试镜的那一天依然像犹在眼前的一场奇迹。
不二周助(当时的fujiko)初登场的那期杂志已经变成绝版,偶尔会标着让人看不懂的价格出现在拍卖网站上(然后被粉丝两眼充血地拍走)。尽管由美子最早也为难地对星探声明:“我家的是弟弟,不是妹妹哦!”,试镜写真洗出来一看,她也没话说了……十四五岁少年的脸蛋的确可以在眼线粉扑的掩盖下欺骗掉视觉,但手指上没有糖果色甲片的武装,眼睛里也毫无小姑娘的娇艳,钢琴褶和过膝袜的内中是坚硬的肩膀轮廓和线条利落无比的双脚,男孩子的特征不容置疑——然而,某些靠普通的洛丽塔无法触摸到的美感,恰好因此有了确实的着落。
因为终于达成了一些原本难以企及的意图,暗处的高层反应很激动:“听好,不是男孩子的话就没有意义了!他打工是为了去德国旅游?给他买机票!!(反正这种小孩放完假就回来上课了。)不管用什么代价都要把他留下来!”。在不思议之国找到了新的爱丽丝(♂),从那以后只要是和不二一起拍照,可爱的misako也只做兔子先生了……

这桩大事在地球另一端的某处造成的影响是:↓↓
8年前,少年手冢放下《KERA》,(焦躁地)写信给家里:
『祖父、父亲:
       日本这个国家还有救吗?最近我很担忧。
                                                                国光』
收到的回信大概是『不要放弃啊国光!(by 祖父)虽然日本已经经济负增长好几年了……忧心。(by爸爸)』这种样子。然后他也只能(更焦躁地)写回去:『所以?用奇怪的方式来拉动经济也被允许吗?!』不管怎么说,不二都没在我面前穿过女装!这不对!!
(……八年忧国家书略

一晃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手冢感觉不到恋爱马拉松的疲惫,他不认为自己钝感,觉得大概只是因为工作太忙和恋人相处的时间太少。但是如果不努力,这个要靠不二穿裙子拍照片来促进消费的国家一定会毁掉的!(小魔头男友在魔窟般的祖国混得好像还挺开心……叹气。)虽然手冢是一边义愤“这种杂志发行量还每年上升?海外订购这么方便怎么回事?”,一边闷声不吭一册不落地买齐了……但是休假期间在国内买的一堆放在自己公寓,后来在扫除时被不二发现,引得他爆笑不止。为了掩饰尴尬,丢下拖把大步上前堵他的嘴,嗯。

以前由美子小姐偷偷送的不二小时候在七五三节被打扮成女孩子的照片,现在拿出去晒大概也不稀奇了(天音:不稀奇你妹!可以卖天价啊!),但是,不二和自己独处时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不带妆的脸和松垮垮的睡衣姿,依然是世界中的only one。
和不二在一起的时候,仿佛连时间都会停止前行。
至今都不能在人前牵手的遗憾,总是被拥抱的瞬间袭来的微风细雨的气息洗去。即便是分居两地,一年到头见面的时间几乎不能超过两个假期……这样的恋爱从中三的夏天持续至今,可能全世界也只有他们两个能维系下来。手冢的自信不在于从不担心不二会离开自己,而是想都没想过这种事的自信。被无形的线所牵引,就觉得离得再远都能重聚。「因为喜欢你,纠结的思绪变成真红之系。」——写过这样的歌词的不二,应该和自己是同样的心情吧?(虽然那首歌伤感得让人害怕= =)
要说远距离恋最让人不放心的事的话……或许只能说,不二的演技越来越好了。习惯暗夜中走钢索的玩性和在混沌中突破极限的潜能,是包着温柔的利刃,足以令他逆着洪流前行,绝不会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倒下。不二很强,但是坚强里也有时也混杂着死撑的水分……因为隔着距离,这些微妙的差别越来越难以分辨了。虽然低落和不在状态的时候可以在通话甚至邮件的措辞中察觉到变化,但如果担心地去追问,就会因为他的体贴而更难撬开嘴。

最近一次感觉到不二的不稳定,大约就是在德国正式登记结婚后不久。尽管在是否公开的问题上他们有分歧,但最后不二赢了。不二在这些事情上有更强的世俗的理智。不过说到底还是结婚了,虽然一直关系稳定,结婚对手冢来说还是无上的安稳,从交往开始就被列到一定要进行的大事列表之内。可是,结婚应该也带给了不二切实的幸福感……手冢翻来覆去想了很久,没找到缘由。


放假回来之后跟进了为期两周的友谊赛,也因此错过了情人节,更糟的是估计连生日也来不及陪他过了。二月底开始的巡回演唱会,如果不直接回德国,折回日本一次的话,或许……虽然不一定赶得上,事前还是托关系问经纪人拿了首场的亲友票,并拜托她不要告诉不二。这个经纪人知道一点内情,现在已经会用奇怪的目光盯着他看了= =。
手冢先生略紧张,因为他从小到大根本没去过V系live!(优等生的悲哀

但是,不能考虑更多了。现在闭上眼睛,只是他在黑夜中的身影,合着眼皮安静地微笑,说自己没有问题。

那场演出最后是在DVD里看完整的。剪辑师费尽心力地把安可的终曲切到了不留疑点为止,只容许幻境留在记忆里。
因为飞机晚点,手冢来到亲友席的时候已经唱到了最后一曲,在群情至高的沉醉中,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然而却似乎是有感应一般,不二蓦地在人潮认出了熟悉的脸。
从普通的终场前的脱力变成情绪失控的爆发,只是一瞬间的变化。间奏的轰鸣中忽然混杂进了和虚脱的喘息很相似的抽泣声……视线纠缠起的霎那,泪水在一万双眼睛的注目下夺眶而出。自我催眠的坚强已然决堤,与混沌的气息一起被冲散,只有潮湿的脸颊和黑幕中仿佛泛着纯白微光的笑靥是那样的醒目。那一瞬从胸口涌出的内疚和温柔,手冢国光一生都不会忘记。
……
最初で最後の言葉は君へ
その腕を離さぬよう
肩を並べた同じ夢が二人をさらう

「请和我做一个约定。」
演出结束后,几乎是挟持了经纪人小姐跑到后台,手冢在休息室堵到了不二。似乎是真的虚脱了下来的不二,神情有一些恍惚。脸上的水迹还没有擦干,跌跌冲冲地走过来……结果是两个人抱成一团顺着墙滑倒在了房间的角落。
漫长的安静。
从结婚的假期回来到现在只经过了一个月,却因为感受到某些东西在暗处变化,时间好像变长了。像这样在疲倦中互相依偎的事,竟然有久违了的感觉。说到底,这应该才是结婚的样子吧……对10年前的自己来说,完全不能理解的东西。
“我曾经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所以才一直被挫伤。因为人究竟是无法一直战斗的,如果无处停歇,再锋利的刀刃都会折损……我只有一个停歇的地方,那就是你的身边,不二。这就是我想要的结婚的形式。”
真的,这些话早一点说出来就好了。
手冢自顾自地说着。低下头,看到不二在自己怀里怔怔地望了过来。他只是拢了拢手臂,凝视着不二的双眼,继续说:
“别把自己当成孤身一人,即使你是天才也不行。不二,和我约定吧。”
“手冢……”
“因为迫不得已,有些事情或许不能对公众说实话。但是独处的时候,我们不要对彼此再有无谓的保留。请你答应我。”
“……”
眼皮轻颤的时候还有泪滴带下,不二恍惚的神色却逐渐褪去了。
“……就算都是怯弱的尴尬的事情,也没关系吗?”
“就算是我自己最尴尬的事情,也会告诉你。”
“手冢你那些糗事我也差不多都知道了哟。”
“……”= =|||哎?什么时候?什么事?!
“不过,我刚才在台上哭和唱错词的事手冢也知道了……扯平啦。那么,就这么约定吧。”
不二终于恢复了笑意。
无论是再虚弱和难堪的那一面,在你面前都不用再掩饰了。简单的话语里有着交托生命的意味,他们彼此都明了。


几个月后,现役网球选手手冢国光在记者会上被问到了“是否有交往的对象?”这样的三八问题,然后,他给出了简洁干脆的否定回答,再一次扫了全场的兴。
【交往是什么?我已经结婚了!=__=】
迫于不二的抗议,婚戒没有戴在手指上。
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被黑暗威逼的感觉出现。心中一直有光散入,足以稳稳地并肩前行。即使是隔着无法牵手的距离,也没有关系吧?
只属于两人的秘密,正是永不熄灭的光芒。





3. Theme of Love


「因为年少期的爱始终没有消散,所以依然带着这样的眼神。并非是青春的停驻,现在,可能变成了标本一般的东西。」
——from月刊《KERA》Fuji Time

年初的时候,俳优不二周助和现役网球选手T氏曾经是国中同学的八卦被扒了出来。甚至连同窗会都被盯梢,在三流媒体的娱乐版,两个人坐在相邻的位置碰杯喝酒的照片大喇喇地登在上面。相比一直曝光在千万双眼睛下的俳优,运动员受到的侵扰并不算可怕。娱乐圈狗仔们一时起兴盯了这位不二的老同学一阵,发现其私生活无聊至极,不久便扫兴地移开了镜头。
“这也算是幸运吧。”
两方都是红人,有一票稳定的精神失常的疯狂粉丝。只要一天打着大亲友的旗号,没有媒体敢发出“他们是同性爱?”的质疑。事务所高层不着痕迹地在坊间放出不二和女艺人的恋爱甚至同居谣言来控制小道舆论,粉丝之间马上连打架都来不及。
把真实隐藏在现实的混沌中,是再轻易不过的事了。


经纪人小姐和几个亲近的工作人员知道两人在交往的事实,有时候也会捏一把冷汗。
不二的性向在早年刚出道的几年一直是被炒作的焦点。《KERA》杂志的女装少年模特出身,素人时代就和原宿系及频出双性恋的视觉系艺人混在一起,在世俗的眼中,他身上总是有半吊子的腐化气味。
经纪人刚认识不二并接手工作的时候曾经为其抱不平,因为不二实在太讨人喜爱,像误撞进事务所的放课后的中学生一样带着礼貌和亲昵,微笑像温暖的清流洗涤着周身的气息。那些在普通人看来肮脏的污点,也曾经让她震惊不已。

一起在幕后工作的staff们收到来自T君的慰问品的时候,大多数并不会起疑心。蛋糕香槟和花篮埋在上百个粉丝的礼物之间,在俳优的后台都是再常见不过——他们不知道不二只会拿出T君送的东西随便拆开吃掉,只捧着他送的花束回家,如果谁先拆了礼盒,这个温柔的人会一下子变掉脸色。他们当然也不知道不二有两支手机,其中一支只存着一个人的号码。
一旦知道了这些事,眼中的世界就会有变化。给不二周助送东西的T先生,啊……他的态度不是很常见的吗?为什么竟然会没有被发现。
……那种买东西贿赂女朋友的好友和同事,暗暗想讨人好感的男人的态度啊。

第一次意识到这股暗流的瞬间,几乎克制不了失常的情绪,经纪人小姐一个人跑到天台,看到的是悄悄蹲在角落抽着烟打电话的不二。胸口那种沉重而高昂的鼓动,自少女时代的初恋以来应该都没有过。她开始明白了不二周助真正的魅力。
有了交往的对象,在朋友面前炫耀;牵着手去游乐园坐摩天轮;吵个架,在大家的劝说下复合;紧张地去见家长,摸不着头脑洋相大出,然后被温柔地哄笑和接受;最后在所有人的祝福下结婚,一起度过几十年的人生……
这些对常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对他来说,可能将是一生的秘密。不凡之才得不到与其相配的幸福……这就是神様眼皮底下的人间。

再一次注视他弥蒙的双眼,见不到V系艺人的颓靡诱惑,没有同流中遍地都是的美丽清纯,也没有成熟男艺人那样温柔和忧郁的气息。
流转着的,只是隐藏着的爱。
『请大家为我保守。』
没有任何刻意卖弄的神秘气息,却会虏获人心的催眠之眼。粉丝们描述过对不二周助的爱,说难以抑制地想保护他,有拉着他私奔的冲动……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奇怪的事了。


据说鱼座的人是最适合混演艺界的,二月底生日的艺人非常多。连续参加了中岛、德永前辈的生日会,四年过一次生日的不二要在29号开会员限定的小型live,等于一整天依然在工作,绝对没法和家人朋友在一起过。
“但是可以和fan们一起啊。”依旧露着温软的笑靥,那些遗憾和不悦,也被牢牢地藏起了吧。
“其实是想和那个人一起过吧?今天Tさん托工作人员送了很~~~大的蛋糕过来啊,说请大家一起吃呢。”
不二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却明显了起来。
“他在南亚打比赛啊,只发了mail给我。”
“哎?!”只是这样吗?
“竟然发到了常用的手机上……可是不舍得删掉呢。不过也不是什么问题发言应该没关系吧?”

「不二、四年に一度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by 手塚国光


不二周助在live上唱了尚未发表的新曲,自己填的词,是向前辈致敬的怀旧曲风。这一次,没有像年轻偶像一样迷惑少女的暧昧,用温和的嗓音唱着充满力量的句子。
「風をくぐって僕は応える
   今君が望むならば
   本当の僕を見せるよ」
在闪烁着的双眸里映出的光辉……那是世界上唯一的,即便在混沌和黑暗中也散发着光芒、带来前行的勇气的——
被称作「爱」的东西。




End.

本帖最后由 冰辰 于 2012-3-15 06:33 编辑

植物你太给力了!!!
四年一次的表白日献给你!!![被拖出去……

看到KERA我就……Kya~~~~~了,写粗来了啊~~~~~拉着你转圈圈[但是“现在,可能变成了标本一般的东西”这句简直是非同寻常的暗黑啊]
其实略微想象了一下如果F子是真实存在这个三维世界里的事,一瞬间就觉得心脏狂跳起来……那样的话自己会疯狂到什么地步啊||||||好可怕|||||||一定倾家荡产了吧………………
所以大魔王还是在二维世界里做永远十四岁的少年好了,嘤

看到德永桑也很高兴www最后再去把西皮主题歌听一遍><
完满的229,真的很感谢><
One sees a picture, reads an anecdote, starts a casual fancy, and thinks to tell of it to this person in preference to every other, ...it won't do for another.

TOP

一旦知道了这些事,眼中的世界就会有变化。给不二周助送东西的T先生,啊……他的态度不是很常见的吗?为什么竟然会没有被发现。
……那种买东西贿赂女朋友的好友和同事、暗暗想讨人好感的男人的态度啊。
被这段戳中笑点……立刻又被下一段文字萌到,读了好几遍有点哀伤……
这种像坐过山车的心情哪~
最后爬去听了那首歌,好像……有点找回当初的心境了,我以为已经丢失,在第三个229又重新感受到TvT

TOP

被“有拉着他私奔的冲动”这句萌到,不过不管怎么样F子都会回到Tさん的Tezuka Zone就是了><
今天好圆满,感觉又回到了4年前满目贺文的情景。欣喜+感激,都忍不住要起哼小调\O/
借地儿再说一句:废柴的俺咬牙切齿还是没憋出满意的文,无论如何都还要祝不二岁岁平安~

TOP

有了交往的对象,在朋友面前炫耀;牵着手去游乐园坐摩天轮;吵个架,在大家的劝说下复合;紧张地去见家长,摸不着头脑洋相大出,然后被温柔地哄笑和接受;最后在所有人的祝福下结婚,一起度过几十年的人生……
这些对常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对他来说,可能将是一生的秘密。

看到这段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
初恋的男友,暗恋的同性朋友,单恋的高中老师
唏嘘不已

万幸,我们可以把笔下的故事写得幸福又幸福,美好又美好

TOP

居然还有还有!小蕨你小宇宙爆发了~~~
很奇特的感觉,之前还说小蕨你是永远的少年样,在这里明显就有了年龄的界限,可是依然还是很洁净柔和,一起努力和保护的姿态
依然还是很感动,成年人的勇气和少年人有些不同,但是我会轻易被一个还存有一些少年才有的东西的成年人所迷惑,这文里的不二尤其是

TOP

「不二、四年に一度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by 手塚国光

吼叫!~~~

TOP

本帖最后由 早蕨 于 2012-3-5 18:27 编辑

更新来踢一脚顺便堆一点背景方面的东西。

首先关于文中F上的杂志,大概就是这样这样和这样的……

怪阿姨趣味对不起呢!

然后帖一点主题相关以及文里提到的歌

TOP

本帖最后由 冰辰 于 2012-3-15 06:24 编辑

其实一切都是从这张图开始的……?



怪阿姨的妄想在持续了几年之后忽然得到了契机爆发出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泣[你够]

看完中岛桑那个视频其实蛮感慨的,年轻时候无论怎样强烈而苦痛的爱恋,随着时间最后都可以以这样优雅而又节制的方式做告别。没有丑陋的一面,爱的躁动最后化为相视一笑的坦然,对片思来说已经是无上的幸运。

对照着TF来看的话,则觉得这两位的幸运又远在其上。不需要以“永远的谎言来代替永远的别离”,因为对他们来说,深切的爱是真实的存在。

其实我看完之后最大的感想并不是T好爱F让人好感动,而是被F子这样深重地爱着的T氏,是有多么多么幸福啊……

然而重新看T ver之后,竟然感到害怕起来。最初的欢乐与幸福感过去之后,想到的是“这样能行吗”。口头的约定固然直接,却并不能保证之后两人的相处方式就能有改善。不过这样想终究是太过负面了吧,会变成黑洞一样的东西呢=333=

所以还是这样就好,即使过于童话,还是要给予这样全心的、无瑕疵的幸福。

顺说笔下很少见的T ver里的T氏真是……呆气纵横啊……||||||||
One sees a picture, reads an anecdote, starts a casual fancy, and thinks to tell of it to this person in preference to every other, ...it won't do for another.

TOP

回复 9# 冰辰

鸡冻地把图抱走ww

是说其实能感觉到隐藏的危险的话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啊!(揍
因为是这样的设定,如果一点都不黑的话就是乙女漫了,没有真实感。不过没办法好好地把黑的地方写出来就是我手残没办法TUT
一方面觉得黑暗是必要的,因为大家心里都有黑暗,但是又不喜欢露骨的黑暗,也不喜欢强硬的剖析,想用一些渗透作用来进行暗示,结果笔力不济就失败了……所以大概最后看起来就是这样了=v=
T视角我是真的苦手,如果要T龟毛纠结的话那真是难处理呢……而且他黑不起来orz我的T永远是呆T了吧ww(暴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