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ling摇摆

2017年08月2日

守护神

类归于: 未分类 — akiraling @ 12:41 下午

4
后来师兄这二字就几乎没再叫过了,黄少天不同他计较,毕竟自己也改了对喻文州的称谓。
“文州啊……”
“嗯?”喻文州掀开帘走进卧房,黄少天洗干净松散着头发,穿着他的里衣趴在床上,松松垮垮得很没形状。
“我渴啦。”
喻文州摇摇头笑着看他:“不是刚刚洗过澡?”
“洗澡水是用喝的吗!”黄少天愤而在床上打了个滚,横到床边,“我等了你那么半天,饭也没吃水也没喝。”
“厨房里还有我昨天剩下的点菜。”喻文州取了茶杯,给他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饿了就去热一下。”
黄少天没有抬手,半只脑袋挂在床沿,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喻文州叹了一口气,把杯子放到一边,弯下腰去吻他。
许久没亲吻,黄少天还是那么主动又热情,胳臂勾上来。这个姿势变扭又新鲜,喻文州轻轻咬了咬他的下唇,吻得更深,披散的头发从他的背上滑下来,落在黄少天的脸上。
好一会儿,喻文州松开他,摸了摸脸问:“够了吗?”
黄少天舔舔嘴角:“这点?还不够塞牙缝。”
他提着喻文州的领子,手腕用力把人扯上床,自己挺腰一翻身骑在了他身上。
喻文州扶着他的后腰,笑了一下:“功夫不错。”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俯视他了片刻,目光沉下来,仔仔细细把喻文州打量了一遍,才又低下头,贪恋地凑过去继续讨吻。
喻文州的手已经从他的腰背滑到股间。他的里衣对黄少天而言还是略大了些,方才翻滚蹭动间已经扯开大半。他另一只手抚上黄少天后颈,轻轻捏了捏,对方从喉咙里咕隆出一声闷哼,下面半挺地翘起来。顺着舌尖舔舐的节奏揉了几下,立刻就全硬了。
黄少天的头埋进他颈肩,在耳边湿润地喘息。上半身塌下来,被喻文州托着那处打开腿,反变成了抬着屁股般羞耻的姿势。喻文州熟悉他每一处敏感点,指尖在胸前打几个转,黄少天腿根颤抖着向下跪,被喻文州竖起膝盖卡回原地,动弹不得。
高潮的浪一阵高过一阵,黄少天不想那么快泄身,扭着腰向后躲,喻文州稳稳按住他的腰窝,把人抓回来,咬了咬耳垂:“少天。”
这一声喊得蕴意深长,黄少天终究没能躲过,脊背收紧,低吟着在他指尖射出来。
他脱力地栽倒在喻文州身上,一动也不想动。感到对方把形同虚设的里衣抽离他的身体,一边安抚着他高潮过后敏感的身体,一边窸窸窣窣不知摸索着些什么。他闭着眼睛在喻文州颈窝里蹭了蹭,接着感觉到一根湿滑的手指钻进身体。
嗯?他刚想抬头看,却被喻文州摁回怀里,借力后坐,反而把那根手指吃得更深。
到底是大夫家,什么东西都是现成的,黄少天哼哼两声……刚射完就接着弄身体自然不太舒适,然而喻文州明显把握着他的底线——既不让他太痛快,又不叫他太难受。
不上不下的感觉吊得黄少天腰都弓起来,喻文州仿佛没看见,坚定地继续在他体内开拓,手指加到三根,里面已经完全软了,指尖擦过敏感处,前面又蠢蠢欲动地翘起来。
黄少天手下用劲,想掰过喻文州换个位置,却又被按回原处。他疑惑地抬起头,身下的喻先生笑笑:“累了?”
唔……他喘了两声算是回应。没料到喻文州面色不改地撤出手指,拍了拍他的屁股道:“那就忍忍。”
话音刚落,下身便贴着黄少天的腿根顶了进去。
这个姿势进的深而刁钻,饶是明明习惯了的黄少天也没能忍住,惊喘着仰起头,眼角湿润。
喻文州的性器的确不比本人斯文,强势地顶弄着他的身体弄的黄少天不知今夕何夕,没一会儿又射了一回。

窗外的雨早已停了,更深的润气被风推着沾湿窗纸,晕开上面烛火映照的二人身影,不知是风动抑或是情动。

评论暂缺 »

还没有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 RSS feed TrackBack URL

留下评论

WordPress 所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