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ling摇摆

2017年05月31日

陷落37

类归于: 剑与诅咒 — akiraling @ 2:46 下午

37
黄少天先闻到的是一股恶臭。
一股腐败的、令人恶心的、信息素混杂的恶臭。不是来源于浸泡深海的溶液,而是来自于深海本身。
死人的信息素。
他的反应迅速冷静,枪口对准深海两眼之间,狙击枪有效的射程范围内,深海却不可思议地、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握住枪管拧动——子弹在枪管内部炸裂,黄少天立刻脱手,那股恶臭却裹挟着拳头已经迎来。
黄少天双手交叉,用胳膊挡住了这一拳,身体被拳风推飞到几米外的控制器上,狠狠撞倒。
“怎么。”深海丢下拧成麻花的枪,“这是见到我太高兴了吗。”
黄少天右手支撑着从砂砾堆中坐起,刚刚被深海直接打中的地方已经迅速肿了起来,骨头估计裂了点。他呸出一口血:“我是被恶心得说不出话而已。我觉得你应该去洗个澡,或者看个鼻科医生。”
“澡我泡得够久了。”深海笑了笑,那个恶臭逐渐变得浓郁,像是有了实体一般爬上黄少天的脚踝,“为了这次正式的约会……我觉得你应该满意我的样子。”
“我一直觉得你自我感觉有点太过良好。”黄少天擦了擦嘴,“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陈警官这里没有精神科的医生吗?他应该让你看看脑子,妄想症或许是你们实验衍生出来的副作用。”
他往后退一步——至少他是这么想的,但身体违背了思考意志,双脚纹丝不动。黄少天皱起眉,深海嗬嗬地笑起来:“怎么,动不了了?可怜的小Omega,我说过了,你们这种生物就应该在床上乖乖张开腿被操到生下孩子,政府里那帮人也不知道都在想什么,居然把你送到监狱里来,要不是我,你也不会站在这了。”
“我的确不会站在这,离你十米以内都让我觉得难以忍受。”黄少天继续试图移动他的双脚,可惜收效甚微。他很快意识到,是深海的Alpha威压。
那股冰冷又恶心的恶气已经爬到了他的胸口,如同噩梦一般缠住他的身体。当Alpha被Omega被动引入发情状态时,生物本能会产生微弱的控制力,也就是所谓的Alpha威压。是Alpha进攻猎物的一种非常手段。发情的Omega会不由自主回应这种精神信号,并且不由自主地展示出服从——这是官方的一种解释。事实上Alpha对Omega的确存在着生物阶级压制,但其实从另一个层面来说,Omega也不过是经由发情期信息素的相互影响,基于身体的需求给予的顺从回应罢了。黄少天以前的训练也针对威压做出过特殊训练,但深海的明显不同,他没有进入发情状态,深海也没有,但他确实接触了他的信息素并被捕捉——没有什么比这还要更恶心人的了。
黄少天死死盯住深海,对方摊开手:“合成技术,感觉不错吧。你应该更早些发现的——刚才你拿枪打我的时候,我就让你把子弹避开了,多么听话。”
他的信息素已经扼住黄少天的喉咙,被迫使他张开嘴:“屏息可不是什么有效的办法哦公主殿下,我应该解释得很清楚了。”
他依旧站在黄少天的几步开外,没有靠近,像是故意炫耀着他所谓的威压——有另一个人从他身后靠近,黄少天意识到了,但他却无法对此作出反应。
那个人用冰冷的针管贴着他的脖子,冰冷的液体顺着颈部的血管灌进来,然后说:“可以放开了。”
他说完这句话,黄少天的身体猛地向前软倒。深海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拍了拍黄少天的脸:“你给他打了什么。”
“神经毒素和催情剂。”后来的那个人转过身——是他和喻文州之前在一楼劫持的另一位人质先生,“回礼,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深海的主治医师,主要研究Alpha信息素混合。我们之前见过面了。”
他全然没有在底层被喻文州用枪指着那般瑟瑟发抖的模样,鼻梁上架着厚厚的镜框,貌不惊人,典型的Beta长相。光凭外貌你会以为他是名老实忠厚的、同样被威胁来的医师:“老板告诉我材料齐了,我特地赶过来看看,幸好。”
深海看起来不太满意:“我已经能用信息素控制他了,多此一举。”
“再给五秒时间他就挣脱了,别小看第十局的特工,他们都拥有超强的身体素质,不然为什么老板让你抓住他。”新来的医生毫无情绪波动,打量黄少天的目光就像打量某个研究对象。他带上医用手套,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后颈,“监狱嵌入的Omega信息素控制片——太粗鲁了,一会儿我会帮你把它摘下来。”
“你想要我做什么?”黄少天冷着脸看他。
“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他收回手,示意深海把他扛起来,“我不如直接演示给你看。”

“你应该知道的部分,Alpha和Omega生来的信息素,是有其因果的。”他们走到控制台群尽头,两座突起的白墙边。医生的手按在上面,轻响过后那两堵墙缓缓向两侧退开——像芝麻开门一般露出里面幽黑的内室,黄少天上楼时大致观察过这里的地形——有不少类似箭塔的边线构造,本以为是建筑设计,现在看来居然是一个个密封的实验室。他浑身脱力地挂在深海手肘上,勉勉强强抬起头,只能看见里面一排排看不到头的玻璃舱。
“它们像我们人类内在的信息符号,是一种具有远瞻性的启示,可惜人类很少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只知道交配、生育、繁衍……”他看了看深海,“没有想过它能带领我们进入何种新的境界。”
黄少天嗤笑,仅仅做出这个动作就让他出了不少汗:“新境界,你是指征服全种族人类还是永生不死啊?”
“你不信,我可以理解。”医生点了点头,“事实上目前人类的性交行为也大多数由信息素掌握——别小看Beta,我们Beta有我们自己波段的信息素,只是微弱且几乎不受AO双方影响而已。换算一下,繁衍源于信息素的话,说明它具备创造力。”
“哦?”黄少天抬起眉,看了看深海,“他就是你的‘创造’?”
“还说不上。”医生推了推镜框,“他目前只是人工实验体,而你是自然的完成品——或者说,完美品。上帝创造人类是有等级好坏之分的,他们不局限于性别,而在于特质。就好像珠宝……”
他小心翼翼地碰触着黄少天:“你是上帝珠宝盒里最耀眼的那颗。”
“我不知道……你们医学研究者也论神。”
“神只是一个寄托,也是我的目标。”医生推推镜框站起身,转头走进实验室,“我们探寻上帝的秘密,为的就是寻找一条更短的路线,来突破人类的极限。”
他打开灯,玻璃舱逐个亮起,黄少天一瞬间瞳孔挣得巨大——那里躺着的,全部都是他。
无数个、密密麻麻、和他同样脸庞的实验克隆体,赤身裸体地、安静地躺在里面,像玩具工厂里生产的流水线。
“他们都是失败品。”医生示意深海把黄少天带到房间中央,打开其中一个玻璃舱,拖出——黄少天很难叫得出口那是什么——“黄少天”,克隆人的四肢虚弱地在地上爬行,连眼睛都睁不开,“我从刘医生那里拿到过样本,但最极限还原程度已经到此为止了。他们只是脂肪、水和蛋白质的合成物而已,还算不上人,更称不上造物的奇迹。”
他转头看着黄少天:“从你第一天到落日,我就请老板注意你,能生存于Alpha定点的Omega,一定与众不同。你没让我失望,可惜一直没能得到你完整的身体。”
“啊,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性在我这里意义不大。”他绕着黄少天平躺的病床走了一圈,抬头看了看深海——他胯下已经微微抬起,“我暂时也不会让他对你实施侵犯行为,不过我确实需要你的信息素,所以希望你能配合。”
“你希望我,勾引那个东西。”黄少天的汗一刻没停过,越来越多的汗水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的。当然我知道那对你来说有点难。”医生拍拍他的肩膀,“我想你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那是无数死去的Alpha留下的腺体,最开始实验直接从克隆体身上转嫁腺体是失败的,我们的实验一度进入瓶颈,直到后来我意识到,Omega在Alpha腺体研究里是不可或缺的。”
“上帝既然让这两种性别生物成为最优结合体,自然有其奥妙所在,我让他们找来一些Omega——流莺比想象中还要好骗,但为了项目安全,她们只能在别的地方进行试验。效果并不是最好,但实现了我们之前一直做不到的事。在Alpha信息素膨胀到临界值的时候进行腺体手术,剥离原本的Alpha体,腺体依然具备一定活性,并且可与新客体融合——当然克隆体还是不可以,原因我们会再继续研究。不过暂时用克隆体生命体征维持的腺体活性,提取信息素后依然能够标记Omega。”
“现在想想,也许是这些克隆体还不够‘强壮’。”医生按下手里的控制器,玻璃舱门同时打开里所有的“黄少天”跌了出来。有的接触空气后立刻化成了一滩黄色的水;有的站都站不稳,跌倒在地就起不来;有的没有长全骨头,软软塌成一团肉泥。他们全都不会说话,喉咙中仅能发出咿咿呀呀等无意义的叫声。深海呼吸越见急促,目不转睛地盯着床上唯一健康的、真实的黄少天。医生抬起头,“如果你需要帮助,随便找他们哪个都可以,拿去用吧。”
他对着黄少天摇摇头:“合成品就是有缺陷,他不是我期望值下最好的,但是唯一身体和意志能够承受这些手术和改造的,之前在监狱里诱导你假性发情本来就可以完成任务,不过我们还有接下来的实验要做,所以让他先试试也未尝不可。毕竟他应该已经闻到你的味道,并且产生冲动了。”
深海拖着一个“黄少天”走过来,那是相对完整的克隆体,四肢健康,面色迷茫。他的眼睛始终盯着黄少天,咧出一个令人作呕的微笑,捏开克隆体的嘴把下体插进了“黄少天”的口中。
整个行为过程持续了近20分钟,深海视线从未离开过黄少天本人,Alpha硕大的性器挤在同一张脸的克隆体口中,拔出再捅入,空气中除了难以言喻的水声之外只有克隆人呼吸哽咽的呜咽。
那个克隆体的大脑还没有学会协调身体反应,手脚在反复作用力下抽动着,泪腺受到刺激而不断涌出液体,逐渐到面部青紫,停止呼吸——而深海还没有停止,他最后用力抽插了几十下,把性器从克隆人的口中拔出,精液射了他一脸。
“怎么样。”医生转过头问,“Omega发情也需要一定的视觉刺激,尤其是强壮的Alpha,你们如果可以互相刺激达到发情期的状态,让我提取一点你身体里的腺体作为渠道融合,或许我们会创造更非凡的生物出来。”
黄少天张了张口,还没说话,另一个声音伴随着刁钻的子弹角度射穿了医生的头颅。没有人注意到、甚至连医生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愣了愣,抬手想扶正自己碎掉的眼镜框,却轰然倒塌。
“当然不好。”
喻文州站在门口、风尘仆仆地说。

评论暂缺 »

还没有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 RSS feed

留下评论

WordPress 所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