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ling摇摆

2009年08月5日

于是久违的文更?

类归于: 自古红蓝 — akiraling @ 12:58 上午

世间万物,皆有因。
气冲冲的格拉斯 21:54:50
噢shit
气冲冲的格拉斯 21:54:53
这套我看得快吓死了
七七无穷射 21:55:12
=【】=阿弟你那是啥改图?
路易易亲王殿下 21:55:38
别人拿仙剑模型做的
采花儿的阿吉拉 21:55:59
哦漏
采花儿的阿吉拉 21:56:21
不要提醒我还欠着14仙4文……
七七无穷射 21:57:41
你自己提醒他了……
气冲冲的格拉斯 21:57:57
悲剧啊……
路易易亲王殿下 21:57:37
本来忘记了= =
路易易亲王殿下 21:58:48
她还欠我左三呢
气冲冲的格拉斯 21:59:43
14你欠我的图……
教音乐的夏尔 21:59:19
你还欠我们丕云H呢
教音乐的夏尔 21:59:27
对小十四
采花儿的阿吉拉 21:59:05
……你快忘记……!
所以,我良心发现了……?
14块来夸奖我!快配图……!
[左三]一念之間


島左近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對於自己的傳聞多少有些複雜的情感。
那種傳聞是伴著他家殿如波瀾般擴散開的。兩万石俸祿、與君同享的美談,一時間把他的地位擡升到一個令人景仰的高度。同時石田三成禮賢下士的美名也擴散到各地,被有志之士所傳頌,那段時間登門拜訪的人不計其數,差點踏破石田家的門檻。
只有島左近自己心裏清楚,臣服于三成名下其實……並非完全爲了錢啊。當然錢也很重要,三成的手段和能力他早就聽聞了,誠意那晚也很明白地表現出了,不過促使他當下應允的……果然還是……
“美色吧。”島左近深深嘆了一口氣。
前田慶次對此表示理解。
“一個美人、三更半夜跑到風化場所、在燭光曖昧的房間裏對著你說‘我要你’、還倒貼錢。是個男人都很難拒絕。”
“是啊……”左近神色憂傷,“等我發現上當,已經太晚了。”
“哦?上當?”前田很有興趣,“是怎樣一回事?”
“應該說是,美則美矣,實在遲鈍吧。”
石田三成不止有一點遲鈍,明明年幼也曾擔任過太閣殿下的小姓,卻對這類那類的事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即便深夜穿著睡衣拿著酒壺拜訪下屬的房間,也只說是希望聆聽他對天下局勢的看法云云,神色正義得讓人想撞墻。相對而言他那個看似更呆的外甥其實比他稍稍開那麽點竅,至少在左近有意無意提起奧州的某位大人時,臉上局促的神情是隱瞞不了的。三成自然爲此十分不滿,幾次托左近介紹好人家的姑娘給他,左近哭笑不得,看來他不但是個全能的下屬,還是個優秀的媒人。
“噯,煙柳巷風月街不是你以前常去的地方麽?論女孩子我身邊沒有比你更拿手的了。幫個忙又如何?”
“拜托殿,我又不是拉皮條的。何況你要讓我帶幸村去宿舘那種地方麽?”
三成嘉佑招福不自在地在手裏扇了幾下,一雙漂亮的眉毛蹙起來:“……還是算了吧。”
左近喘了一口氣。
像這樣私人的話題三成也常常向左近提起。比起一般的主從他們似乎看上去要更爲親密一點。但是連在一個溫泉泡湯的經驗都有過的左近,目前卻連一個手指都沒碰過,可憐可嘆,可憐可嘆。
“歐吉桑也有煩惱啊。”他默默飲下杯中酒,一邊的前田慶次早笑得氣都喘不過來,摟著美人在地上打滾。
“早知約你不出來是這種理由,我就在京裏四處宣傳宣傳了。真是京内第一八卦啊哈哈哈。”
“也不是不敢吧。”左近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等你的主公長得比任何一位風月街的姑娘都好看的時候,這種事情也就變得無趣了呢。”
“真是令人同情啊。”前田笑著說,“那麽今日是爲何至此?”
左近更憂傷了:“今日殿陪太閣殿下晚餐,府裏實在太寂寞了。”
你看,如果我没在标题上标吐比康踢扭的,看到这里会有几个人想杀死我?
我其实是好人来着,看14。
坑就让它坑去吧,我写了……!我真的……写了!大家不是常说……礼轻情义重吗![好不好不是这个问题],14我相信你一定感受到了我的……!

评论暂缺 »

还没有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 RSS feed TrackBack URL

留下评论

WordPress 所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