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ling摇摆

2009年03月14日

工作

类归于: 个人地盘 — akiraling @ 3:52 上午

数了数腿上的瘀青,大概有7个,还有一个在痛还没淤血,估计要等明天XD。
想不出怎么弄得,估计是在酒店铺床推床铺的时候腿上压出的血印。下午又少不了跪榻榻米,不瘀青也难。
打工是件很辛苦的事儿,比想象中的还要辛苦一点,即便是在中餐馆,不懂得地方还有很多,手忙脚乱地帮不上忙得时候还是很受挫。
但总能在其中找到一些乐趣。
被老板娘骂的时候学会了不要反驳先认错,然后挑战自己记忆力的极限在2-3天时间内把复杂的鸡尾酒和店规都记起来。
每天上班的时候路过明辉,虎穴,然后车子停在高达店的下面,它隔壁是kbooks,再旁边是animate。从打工的窗口可以清晰望见等高的gundam初代看板。
一边计算着月结的时候可以拿多少钱,一边偷偷笑得时间会过得更快一点。
挨再多骂也不能感到委屈,脸皮要厚,学会保持笑容。
同学说打了工会很不一样,此言不假。偶尔感叹地时候,回想哭诉留学辛苦的文句,也略能感到心有戚戚焉。
但还是觉得不痛苦。
当暑假过去就可以买电视冰箱扫描仪的时候,当你终于不用靠父母支援而自己在这个国家生活下去的时候,相信比起痛苦来说成功的喜悦更多。
我的面前还有一个个高墙,它们在等着我不断飞跃。

2009年03月6日

春休み

类归于: 个人地盘 — akiraling @ 12:00 上午

第一次如此期望搬家。
前几天也是第一次有了:大概是想家了吧?的感觉。
作了一个梦,梦见回到了老家,和老哥一起准备转火车回北京。天上下着小雨,从简陋的火车站窗口能看见外面窄小古老的街道。其实并非记忆中家乡的街道,但是印象却很川蜀。
梦没能做完就醒了,到底还是没能回到北京。
把故事讲了一半给室友,答曰,你想吃的想疯了。
乐,的确是。
但是,在梦里那种急切的心情也不是假的。
说不上在急切什么,但是这种浮躁让我微微困扰了三天。群里那边一堆又嚷着要聚会,想想过不久honey也要过来了,公子也要过来了,有些期待。
说不上我究竟在想什么,但是我的确想念北京的味道。
是的,日本的味道太陌生了。冬天没有寒冷的风,没有瑞雪。
7月一级考试准备。
祈祷一次能过,已经不想回头了,要往前看。期末成绩比想象中好很多,那唯一的C也有点小郁闷,不知道奖学金能入手否。

(全文…)

WordPress 所驱动